川菜美食 / 重庆火锅 / 民国重庆:架高凳、露大腿吃毛肚火锅

民国重庆:架高凳、露大腿吃毛肚火锅

保安路——是“火锅毛肚”的大本营。估计市内,已有六十家以上生意较好者,每天可以卖上三十几万,老板的利钱,幺师的账项也客观。小菜和鸡血,仅仅是那么一小碟,也要卖两百元,外搭小费,这些都是伙计们的进账,难怪西餐馆也在卖“火锅”!

很久就有人说,人生的三大快事是:吃中国菜,住西洋房子,讨日本老婆。细想起来,这能够流传至今的“伟论”,也有它丰富的理由。谁说外国的月亮才好?我们敝大国,就有“吃”之一项,为世界所称誉!

吃,在中国人的眼里,是一件大事情,是一套伟大的学问。应用起来,是五花八门,千变万化。有人半作评论的说:世界算中国第一,中国数四川第一,四川数成都第一。这话听来,当然是有点偏见,不过“吃”在四川,的确是可以值得骄傲。就单数现时风行的“火锅毛肚”吧!就非他省吃界中,所能尽其“奥妙”!

日来冷的山城,人们已感到“热”的需要。有闲和有钱的男女,可以双双对对,走进“毛肚”店,先生们脱去外衣,太太小姐们退下毛线外套,往墙壁上一挂,便悠闲地坐下来。接着,幺师(这里解释一下,幺师是方言,泛指服务员)赶急生起一炉熊熊的火,泡碳在炉里毕毕剥剥地直叫。接着,红的肝片、血片,白的脑花、脊髓,乌的鸡血,青的菠菜、蒜苗,用水养着的毛肚,麻油蘸料,摆满一大桌。更加来几两“大曲”,便吸引住这一些幸福的人们。

火光映红了兴奋的脸,板凳子矮了,便加上一个,高高地坐着。女人们更露出了一截雪白的大腿,毫无顾忌的伸缩着筷子,尽情的往嘴里送,往肚里咽,一停也不愿停,让汗珠也从毛孔里冒了出来。这小天地里,简直是春天,人们已不会感到秋的肃杀和冬的荒凉。虽然那门前,还站着贫饥战栗的乞儿!

架高凳和露大腿,这是今年的新作风。去年今时,客人们还是伸长了颈和握着竹筷的手,战战兢兢的在口与锅之间活动,今年不知道是哪一个聪明的顾客,计创出这样时髦的吃法来,后学者都在感谢他。但是却苦了幺师和老板:当新雨初晴之后,客人们带了满脚的污泥,很自然地就踏上凳子。这几天,已有人准备应实际需要,换用高凳了。但昨天有一家老板,就把桌子脚砍去了一半,这倒是更新的作风!

吃在现阶段的重庆,已快达到最高峰了。我祝福这些有“口福”的人们,祝福他(她)们健康,也希望不要吃坏了肚子。

文章来源:《陪都晚报》(1946年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